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如何尽快将这现代神庙从图纸挪移到现实 比高温或偷鞋贼更考验印度政府及设计师

2012/5/23 14:51:55      点击:

如何尽快将这现代神庙从图纸挪移到现实 比高温或偷鞋贼更考验印度政府及设计师

进入5月下旬,印度全国再次迎来了每年气温最高的酷暑时节。在古吉拉特邦的首府甘地讷格尔(Gandhinagar),最高气温几乎达到45℃,堪称西北部印度最炎热的地方。这个一年中会有8个月出现超过40℃高温天气的城市,近来正在筹划一项颇具意义的建筑工程:一座现代感十足的奎师那神庙(Iskon Temple)。像任何传统的印度神庙一样,它不会安装空调设备,但它更强调自然光与空气的流通,并拥有如同花园般的水池和庭院。

不过,高温并不是建筑设计师Sanjay Puri在图纸上创造出这个作品的直接原因,他的初衷,是想打造一座既承袭了“传统印度神庙的组织结构与流通性能”、同时也拥有现代的视觉效果与功能的新派印度神庙。因此,这座神庙不仅设有完备的图书馆、厨房以及神职人员的宿舍等,甚至针对印度神庙需脱鞋进入、导致前来朝圣的人们经常丢鞋的问题,也提供了有效的防护措施:设立一个专门的鞋区,由运输车将人们的鞋子送往指定出口,让偷鞋贼无处下手。

当然,这座神庙的现代性更多体现在建筑理念上,例如讲求开放性的空间和接纳自然的场域,在Sanjay Puri的设计中,他将自然光和通风作为这座Iskon神庙最关键的两个功能要素。为此,他将主祈祷大殿(Prayer Hall)的两侧都设计有出口,不仅能增强殿内的空气对流,也与入口处衔接的周围建筑形成一个通风的十字形空间。

而在包裹着各处通道的墙体上,大量采用镂空雕刻的栅格元素,既是对于印度传统建造中石砌哥哩墙(Jali)的创新,也令光影在室内投射出重复而均匀的传统花纹图案,从而渲染出神秘的宗教氛围。

水,是让整体建筑看上去充满诗意的另一个重要元素,它的体量同样也为这座神的庇护所带来良好的降温效果:被走廊与通道环绕的大面积水域作为神庙的圣池(Holy Pond),不仅可供朝圣的人们沐浴净身,也让四周更加凉爽,为整体空间注入宁静、安然的气质,“走过水体旁边长长的甬道,会令人们在进入大殿之前,让心灵平静下来。”Sanjay Puri说。

如果仔细观察样图,还会发现,这方修长的水池四周,巧妙地蕴藏着另一种极为经典的印度建筑形式:阶梯水井(Stepwells),也就是那些在水池边沿交错排列的阶梯。

阶梯水井原本是公元2世纪至4世纪期间的古印度独创的传统建筑,供人们较方便地获取地下水源,同时也有蓄水、纳凉等功用,因此在干旱少雨的西印度地区尤为常见,如今虽已没有实用功能,但因其精准、细腻的设计构造,大多水井作为历史遗迹得以留存。

同样位于古吉拉特邦的太阳神庙(Sun Temple)有着规模庞大的阶梯式水井

这些很多已枯涸的水井对于游客来说是景点,但对于当地人,却是不乏意趣的生活场所。在那部有着“印度旅游宣传片”之称的电影《涉外大饭店》中,未经世事的男孩和女孩总爱坐在阶梯水井高高低低的台阶上谈情说爱,凉爽宜人的古井成为现代生活中既开阔又私密的公共空间。也许是借鉴了这样的灵感,在Sanjay Puri的设计里,阶梯水井同样不仅是圣池周围花边般的装饰,更是供人围坐、休憩、凝思的优雅场域。

电影《涉外大饭店》剧照,阶梯水井成为记录男孩与女孩青涩爱情故事的重要场所

为了构筑理想中“融传统与现代为一体”的神庙,Sanjay Puri活用的不仅是古印度建造中的哥哩墙和阶梯水井,整座神庙最引人瞩目的创新亮点,来自于主祈祷大殿。

作为整个建筑的前部,主祈祷大殿看起来像灯塔又像天梯,其外部结构繁缛重叠,却有着体态轻盈的上升感,这要归功于设计师对于印度传统神庙中的“希卡罗”(Shikhara)元素的运用。

“希卡罗”是传统印度教石砌神庙中的方形塔楼,而Sanjay Puri将其外部轮廓简化为二维的平面图形,并通过向心多层罗列,构成祈祷大殿的阶梯状角锥形空间。外表以凸出的棱线向中央顶部收缩,营造出极富未来派建筑色彩的飞升造型,同时,自然光仍可通过墙体的栅格图案照入中空的大殿,投下随时间不同而渐次变幻、流淌的光影。这也是Sanjay Puri尤为强调的设计手法,在他理想的神庙中,祈祷大殿必须“要有光”。

为何光照是如此重要的事情呢?这要从传统印度神庙的建筑哲学说起。

以精神属性的角度来看,印度神庙被建造的最初目的,并非为了容纳前来祷告的信徒或进行大规模的礼神仪式,而是为了建造神明在人间的居所。在传统的印度教神庙中,供奉神像的神龛(又称圣室)是最神圣的地方,它被重重包绕的柱厅、塔顶与外界隔离开来。不同于极为华丽的建筑外部刻意营造出的欢快气氛,圣殿的核心是隐秘而深邃的。

传统印度神庙里光线幽微的神龛

根据印度教的教义,当神居住在这幽暗的居所之内时,宇宙在外墙的日光之下会展现出多样化的形态,以彰显至高之主对于现象世界的主宰和影响。神龛上方高耸的塔楼状屋顶即“希卡罗”,象征着神灵居住的宇宙之山。

由此,也能看出Sanjay Puri真正的创新之举:他消融了传统塔楼与神龛之间的界限,将它们作为一个整体,但保留了传统“希卡罗”高耸入云的形态,以统领整座神庙,宣告神明不容置疑的威严。在由无数单体“希卡罗”堆砌的祈祷大殿下方,位于最深处的神座也得以沐浴天光,这才是Sanjay Puri真正想通过这个新式神庙所表达的主题:“在这里,神住在一个有着天光照进来的冥想空间。”

祈祷大殿的神像供奉处

然而,即便为神设计出了究极完美的居所,现实中仍然有着亟待解决的难题:这座占地超过18,000平方米、塔高45米的建筑由于经费原因,至今仍不确定何时能够完工,也许,如何尽快地将这座精致恢弘的神庙从图纸挪移到现实当中,是比高温或偷鞋贼更考验当地政府及设计师的难题呢。